锦心绣口【教你说服准岳母:锦心加绣口】

2019-11-30 10:20:05 教案大全

吴迪返回部队的那天,准岳母拉着女儿小萍送他启程,当汽车启动的那一刻,准岳母已是泪光闪闪,小萍的泪水更如河水决堤般倾泻不止……这是我的侄子吴迪当年与准岳母告别时温馨感人的情景。事隔多年,仍令人难以忘怀。可又有谁知道,这感人的一幕背后还有着一段曲折的故事呢。

吴迪在解放军某部任正连职技术干部,已27岁,一直没找着心仪的女友。后来,经人介绍,认识了俊俏可爱的姑娘小萍,两人可谓一见钟情,后来已经发展到谈婚论嫁的地步。然而,由于种种原因,小萍的母亲对这门亲事却不甚满意。

恰逢过年放了20多天的探亲假,为了说服小萍妈,消除其对自己的顾虑,吴迪在大年初三便买了“旺旺发”大礼包到小萍家拜年。进门之后,吴迪双手捧着礼包恭敬地放在桌上,转身又朝小萍妈亲切地叫了声“阿姨,过年好!”。然而,小萍妈对此却无动于衷,脸色铁青,皮笑肉不笑地说:“我看你还是把东西拿回去吧,初次见面就平白无故地收别人礼物,多不合适。”说着便提起礼包往吴迪怀里推。但在部队锻炼多年的吴迪对此冷遇毫不慌张,他双手捧着小萍妈推过来的礼包,面带微笑,从容地说:“阿姨,今天是大年初三,我给您送‘旺旺发’,保您一年到头‘旺旺发’,您可别把财神爷推出门呦!”说着又把礼包递给了小萍妈。这一句话说得小萍妈露出一丝尴尬地微笑。这时,小萍爸连忙出来打圆场:“老伴儿,你看这小伙子多会说话,你就别难为人家啦,还不快收下。”于是,小萍妈难为情地把大礼包收了回去,还招呼吴迪落座,并让小萍给他倒茶。小萍见状,刚才一直紧锁的柳叶眉也舒展开了。

推礼就是推情,吴迪心里很清楚,小萍妈欲将大礼包推还给他,就是要将他拒之门外,给他下逐客令。而吴迪却用一句话就巧妙地化解了这种尴尬场面。当小萍妈已经带着尖刻的语气下了逐客令,并把礼物推给自己时,小吴来了个“借花献佛”,巧借礼物的吉祥名字“旺旺发”来将自己礼物比作为“财神爷”,“若是您推掉了它,就是推财神爷出门”,而企盼兴旺发财,这是人们的普遍心理,所以,这一席话,使得小萍妈收下了大礼包,这就为自己顺利进得小萍的家门,再继续用巧语说服小萍妈赢得了时机。

一周之后,吴迪再次登门拜访。这一次,小萍妈不再铁青着脸面对吴迪了,而是笑脸相迎,泡上茶来,待吴迪坐下后,小萍妈客气地说:“我知道你是一个不错的青年人,文化高,人聪明,可是,如果这门亲事说定了,你与小萍长期两地分居,这样两个人都得吃苦。”言下之意,还是要拒绝这门亲事。吴迪呷了一口茶,沉思片刻,然后说:“阿姨,感谢您为我们想得这么周到,这我已经想好了,我将努力工作,用自己的忠诚和聪明才智为祖国海边防作出贡献的同时,也为自己的爱人早日随军打下基础。我现在已经是正连职,一般来说,部队副营职军官的爱人就可以随军了。这样,结婚后的两地分居问题就只是暂时的了。不过,这是组织和领导上考虑的事,我本人还是应该以部队大局为重,您说呢?”一席话,说得小萍妈满意地点了点头。

两地分居,是大多数女青年不愿跟现役军官建立恋爱婚姻关系的原因和客观事实,当小萍妈用这个硬梆梆的理由向吴迪予以拒绝时,吴迪立即向小萍妈说出了自己的打算:首先,真诚感谢长辈对晚辈的关心,这就向小萍妈表达了浓浓的情感,叫小萍妈欲拒不能;其次,说出了自己的奋斗志向,通过努力工作、为国效忠来赢得部队组织和领导的信任和器重,进而缩短爱人随军的时间距离,这就为打消小萍妈的顾虑做好了铺垫;再次,表示自己作为一名军人,要时刻以大局为重,体现了一种高度的责任感,并用商量的口吻反问小萍的母亲,希望其能予以理解。这样既坚持了自己的做人原则,又尊重了长辈。面对这高尚的情操,作为每一个通情达理的人都会肃然起敬的。

然而,好事多磨,正当吴迪跟小萍开始进一步接触的时候,小萍妈又出面干涉了。那天,吴迪领着小萍在街上的一家饭馆里吃饭,小萍的手机响了,电话里传来了她妈的声音,她跟小萍说:“我看这小伙子人虽好,但脸黑了些,小萍啊,你可要想好了,男人脸黑,说不定将来的孩子都像个黑炭呢!”接完了电话,小萍两撇弯弯的柳叶眉又紧锁了起来。在吴迪的一再追向下,小萍才支支吾吾地说出她妈电话中的意思。吴迪听后不以为然,说:“那么,小萍,你介意吗?”小萍使劲儿地摇了摇头。吴迪明白,这又是小萍妈拒绝女儿婚事的一个借口。于是,当晚,他又跟小萍妈说:“阿姨,我的脸稍黑些是客观事实,不过,脸黑的人心红,你看那包公、李逵、张飞,都是黑脸,但他们待人的心最真诚。我脸黑,但我心地善良,将来我一定会孝敬你们二老。”听吴迪这么一说,小萍妈的脸上顿时泛起了一丝悦色,回头看看身后的老伴,满意地点了点头。

俗话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然而,要是丈母娘心中有了解不开的结,对女婿是越看越别扭。小萍妈因为想让女儿拒婚,所以又提出了吴迪脸黑的借口,但聪明的小吴又一次用巧言和真诚说服了小萍妈,他先是以历史中那些妇孺皆知的黑脸人物印证自己的忠心,既没有卖弄学问之嫌,又比较得恰当好处。接着又承诺自己“将来一定会孝敬二老”,这就把话说到了点子上。因为,作为丈母娘最怕的就是将来的女婿不孝顺,而肤色跟孝顺这二者相比较,孰轻孰重,不言而喻。所以,吴迪的这番话自然是拾“孝敬”之遗,补“脸黑”之缺,对说服小萍妈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

吴迪的假期很快就要结束了,这天,小萍父母主动邀吴迪来家中做客,席间,吴迪举起酒杯先敬了小萍爸爸一杯,接着斟满了酒走到小萍妈面前:“阿姨,我敬您一杯!”这时,小萍妈却说:“什么什么,还阿姨阿姨的……”吴迪心领神会,立即改口道:“妈,我敬您一杯!”小萍妈笑容满面地端起酒杯说:“对了,这还差不多……”

就这样,我侄子吴迪“锦心”加“绣口”,说服了准岳母,以智慧的语言攻克了“堡垒”,赢得了转机,创造了幸福。